抑郁症患者为何自杀?

黑翼之巢:

这篇写得挺好的,很中肯,我只是稍微补充点儿。


“动力缺失”确实是抑郁症一个很重要也很核心的症状,但并不是说抑郁症就没有“忧郁”。它的核心症状其实有一组,动力缺失是其中一个,另外还有情绪低落、快感丧失、兴趣丧失。




通俗来说就是,人没力气,无能为力,无法应付原本可以轻松应付的工作和生活;快感、兴趣丧失,原本喜欢的东西变得索然无味,原本可以开怀大笑的事情也完全不能感觉到愉悦;然后就是情绪低落。


也可以说,这个患者根本就是失去了“获得快乐的能力”。




当然,不同的抑郁症患者的表现是不同的。有的人表现为对一切丧失兴趣、行尸走肉一般(因为没兴趣);有的人不要说不出门,连床都起不来(因为没力气);有的人又痛苦又焦虑,充满了自我厌恶感,觉得自己这样太没用,自己的存在让周围人也感到痛苦,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这种焦虑程度较高的抑郁症患者,最终发生自杀的风险是更高的。




之前我在 这个 里写到过一些关于抑郁的内容。


抑郁症现在已经能找到很多生理上的依据来证明它不只是矫情和心病。


它有神经递质上的异常,就好比你内分泌失调所以大姨妈来得不准一样,神经递质的水平改变会影响到你的情绪能力;


它会有大脑功能网络激活上的改变,同样一件事健康人群看到会激活让人愉悦的脑区,但抑郁症患者无动于衷,而另一件事也许健康人群看了不过如此,抑郁症患者的相关脑区却被过度激活,所以他们持久的低落和痛苦着;


它甚至可以引起大脑“肉眼”可见的改变——例如前额叶海马区的萎缩(规范治疗后很多患者可以恢复的,不用太恐慌)。


所以你还能认为他只是在矫情吗?




生性悲观、比较想不开的人或许更容易被抑郁症袭击,但这不是必然的;生性开朗的人也不是抑郁症的绝缘体,这同样不是必然的。所以说什么“他如此阳光为何会抑郁”……这就好像问,“他没事跑个3000米喘都不喘为什么还会感冒呢”一样,你让人怎么回答呢?


他只是,在某个意想不到的特殊情况下,生病了而已。


也许我们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例如他遭遇了个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然后因为无法从应激事件带来的负面冲突中走出来而生病。


也许你暂时还无法找到什么明确的理由,反正就是生病了,就这么简单。




轻度的抑郁症患者可以接受心理咨询的协助,但抑郁症确实不只是“谈谈心”就能解决的问题。而非专业人员的谈心往往更加糟糕。因为好心人最经常给的建议是:


你应该如何如何?


你不该如何如何?


你为什么要如何如何?


这主要源于很多人其实还无法真的理解这其实是一种“疾病”。这些人生观上的探讨,或者带有鼓动性希望拉着对方参与娱乐活动的行为,其实换个方式就很容易理解它们有多不和适宜。


这就好比我们对一个重感冒患者说,你不该打喷嚏、咳嗽,这会让你很难受;你应该多锻炼身体,身体强壮就不会那么容易感冒了;来吧少年,现在就和我一起向着阳光跑它个3000米吧!




……这样的心意是好的,但是您觉得合适吗?显然,不怎么合适吧。


或许大家可以设身处地,带入自己想像一下:如果你现在情绪低落,你知道自己应该找点乐子,但你没有力气去这么做,一贯思维活跃的大脑感觉都冻结了,整个人昏昏沉沉;一切曾经让你觉得快乐的东西都失去了色彩,以前和小伙伴开个脑洞可以乐一下午,现在你连说一句话都觉得累,觉得难受,而且你知道这不是对方的错;你知道所有鼓励你的人都是好心,他们说的都是对的,你能理解,但你做不到,无法回应他们的好意。


那么你是什么样的感受呢?痛苦、挫败,以及更深的自我责备。


这就是很多抑郁症患者所陷入的怪圈。




所以请把真正的抑郁症患者,教给专业医生去治疗。


我们需要做的是告诉他,“我知道你现在很不舒服,好好休息。不用感到不好意思,也不要觉得拖累了我影响了我,我爱你,你是我的朋友/恋人/家人,我愿意陪在你的身边。”


理解、支持,以及接纳;这是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亲友们最该做的事情。当然,还有看护(避免他发生意外,毕竟自杀是抑郁症患者的主要死因)。




Hello, Sunflower:



今天被朋友问起这个问题。


抑郁症的症状其实不是“忧郁”,而只是“缺乏动力”,病人看起来并不忧郁,反而是看起来很懒、很颓废,简直是不上进不努力不知好歹的反派。就请想象一个低电量的玩具吧,光是要做到普通人的普通动作,吃饭睡觉说话出门,就很累,很累很辛苦。


不是“心情不好不开心”,而是“开心不起来,因为没有那么多能量”。


就好像一个黑洞,然后就会陷在自我怀疑里,很痛苦,觉得很累、没有未来,也觉得自己在拖累别人,自杀就是自然而然的结局了,那不是一种血脉贲张的“自毁冲动”,而是一种灰暗、乏味、无奈无解的“解脱的渴望”。


这么说吧,普通人都会偶尔感觉“开心不起来“,好吃的东西味同嚼蜡,不想跟人说话,不想看书看电影,不想出门玩儿,甚至不想起床,这是正常的,就想象这种状态延续一个星期、一个月,拖到自己也怕得要死的遥遥无期吧,就是那样,神经递质出了问题,它不能正常工作了,你这个玩具,怎么也充不进电,和其他电量常年70%以上的玩具们格格不入。如果被发现,别人还要怪你怎么成天闹情绪有完没完。


这就是抑郁症。


(更多“科学的、具体的、病理学上的解析”,请自行搜索。)




文艺酸青年我这里又要引用诗句了,以下来自以色列诗人耶胡达·阿米亥,虽然他并没有抑郁症,但我觉得这段诗用来描述抑郁症非常合适:



有时我在自我之中瘫倒,


没有人注意。我像一辆


两条腿的救护车在自身中


载着病人驶向一家无救站,


一路警报长鸣。


人们却认为那是正常的言谈。





对抑郁症的常见误会很极端:“聪明人才会得的富贵病”和“软弱装病的矫情贱人”,这病没什么艺术特质,更不轻松舒服。


如果你身边有病人,也别幻想自己当耶稣拯救他,或快或晚,只会叫你耐心耗尽刻薄起来而已。不逼迫、不贬低,不试图拿“辩论”当治疗就行了。多点耐心多点理解,其余交给专业人士,该心理干预的让心理干预,该吃药的让吃药,不懂的事不要强插手指点。




这里请求大家的是,请不要抱着“拯救众生”的热血冲动去和患者谈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不要对患者抱有戏剧化的期待,他极有可能不但不会感激你,甚至不会回应你。抱着自己是鸡汤故事中的禅师一语惊醒梦中人的幻想的“拯救者”,受挫后会更快变得富有攻击性,像动物园里拿食物去挑逗鳄鱼不成便换石头砸的熊孩子,企图用“良药苦口”的恶毒话语唤起对方的反应,只会适得其反。


别的病都会从外观有所体现,而心理病“全凭你一张嘴说自己有病”,很多人就会……把“说赢你让你闭嘴”当成治愈良方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你“说”你有病,我就“说”好你。


说实话,很多人所谓“开导”,就是逐条反驳对方的倾诉,贬低对方,试图逼迫对方认错,最终满足的只是自我,“我的人生观正确所以我没病,你的人生观错了所以你遭了报应”,只会引起反效果,让人更觉孤独、失败和遭排斥。


 


最后说说Jared,说说我的个人看法。


也别问“他那么阳光的一个人怎么会抑郁呢我不信”,有人天天吃糖就是没蛀牙,有人不打游戏不看书偏偏近视了,有人抽烟喝酒活到一百岁,有人早晚跑步得了癌症,有些酸腐青年天天希望自己抑郁丫照样只能为赋新词强说愁,有些阳光青年爱国爱民突然就得抑郁症了,人活着没那么多单线的因果顺序,抑郁症病发原因多种多样,有时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不好的“变故”来引发,就这样。更需指出的是:一个人看起来忧郁、内向与否,和他是否抑郁症,压根没关系。不然也用不着来呼吁抑郁症患者自己站出来寻求帮助了,我们只要上街抓长得像梁朝伟的人去医院就能拯救生命了。


他描述的不是很详尽,我无法以此判断他的病情程度。但依照时间来说,他的抑郁状况很快被伙伴们所重视,得到了专业医生的诊疗,且S3时崩溃于片场,S4时积极去追Gen了——不是说他跑去追妹子了就证明他“好”了,但至少(个人看来)表示他的病况得到了有效控制,并不是非常严重,各位迷妹心疼归心疼,不用脑补得太昏天暗地,更请不要拿这个当同人发挥的“题材”,添油加醋洒狗血,那不仅是对Jared个人的不尊重,扭曲了他公开的好意,将他人的痛苦做自己猎奇的淫思亵玩,更是对所有以最大勇气挣扎于病痛的患者的一种不尊重。


ps. 就时间来看,Gen可能也在他的抗争中起到了积极作用,个人对她的激赏又多了一分。(说实话,看人犯病挺可怕的,不会逃跑的人都是真爱XDDD)






补充 非常重要的一点:不要看了一点相关文章,就疑神疑鬼自己是否有病(无论出于恐慌或是有趣),并将自己本身固有的性格缺陷归结到这上面去,那是极可笑也极劣等的逃避方法。不要用网络心理游戏问答(许多都打着“趣味心理学”的幌子)来诊断自己,更勿诊断他人。——如果你真病了,你自己会确定地知道的,届时请寻求专业帮助。


确实患有抑郁症的患者,请正视自己的病情,也不要把所有事情怪罪到病症上,消极到底,为自己负责很重要,拿出勇气很重要,珍惜身边的善意很重要。无论是面对生理或心理的疾病,都是需要勇敢一些的。无论经过了怎样的波折(专业人士也会存在误诊和药物不对症),也不要放弃希望,一定会有更丰富有趣的人生在等你。




评论
热度(878)
  1. 小辣鸡BBT推不倒的公式菌 转载了此文字

© 流年紗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