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七月初拍的照片
在過橋的路上順便拍的

最近,常想到以前的事,以前笑著要在連絡的朋友,現在就和陌生人沒兩樣,當初開開心心加的群組退的一人也沒有。
突然,我覺得,這些我自認為的朋友,似乎沒對我做過什麼,我卻覺得和他們一起好開心。
或許,緣份就如同從橋這頭到對岸,是長是短,而“剎那既是永恆”的風景,也和這份友情一樣,停在這裡。

评论

© 流年紗華 | Powered by LOFTER